其實今天在表達那些意見的時候,當下就像重溫博士資格考站在台上的感受,胃整個是前後翻騰,有時手也是抖著的,我想自己依然不習慣用這種方式,在如是場合討論著社會議題,更多停頓片段,甚至難以分辨這樣的來往恰不恰當,合不合適,更何況腦子總跟不上嘴吧,用詞不但失精確也沒自信...


昨天看到這則網誌就很想分享,因為當中的某一段話看了很感動也有感觸:

"每天幾十篇的文章和新聞,有時候真的覺得超煩甚麼都不想管,常常自己說了一堆發現根本沒人理你,怕自己人云亦云,怕自己思考不夠深入,怕自己被當成異類,怕自己走錯方向,這個強迫自己去面對、理解、思辨、表態的過程有多麼辛苦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。 "

20140318給媽媽的信

 

Posted by zilchid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 

很小的時候曾經看過一部影集,叫做 "第九空間 The Outer Limits"。劇集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,莫過於一個標題為 "The New Breed" 的故事。主人公在絕症走投無路之下,施打了自己研發的毫微機 (nanobots) 靈藥,它進入體內後不但能自我複製,並能協助修復受損細胞,最後雖然讓病症痊癒,卻也將他的身體大大進化 (或者是說:改造) 了一番:為了不讓主角只能看到前方視野,無法見到後方威脅,毫微機讓他的後腦杓生出一對眼睛,在水中憋氣的過程中,毫微機在脖子耳後長出了鰓協助呼吸。甚至在主角全身周圍分泌出黏液來保護自己。如此變化實在過於激進,讓主人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...

這驚世駭俗又頗有警世意味的劇情,對於小時候的我來說,就像看到了X檔案裡面的外星人一樣驚奇。但這情節或許在現實生活中,有那麼一點機會實現了。

, , , , ,

Posted by zilchid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 

冰島小王子 Ólafur Arnalds 是一位來自冰島的音樂人,出生在首都雷克雅維克東北方近郊小鎮莫斯費德斯拜爾 (Mosfellsbær)。他原本是多支歐陸金屬搖滾樂團的鼓手,但在為德國金屬團 "Heaven Shall Burn" 編寫專輯中純演奏 Intros 和 Outros 過程中,他嘗試了很多新古典曲風,並以鋼琴為骨幹的音樂創作形式。這也奠定了 Ólafur Arnalds 之後的主要音樂風格。他在 2007 年發行了首張 solo debut 專輯 "Eulogy for Evolution"。並在2008年開啟與另一個冰島知名樂團 "Sigur Rós" 的合作,一起巡迴演唱。

,

Posted by zilchid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 

今早在外界寒冷氣溫中醒來,用著抗拒起床的心情,縮在被窩裡屏氣凝神觀賞了這支美到令人戰慄的影片 "BEAUTY"。由來自義大利的實驗動畫/電影製作人 RINO STEFANO TAGLIAFIERRO,他將百幅橫跨自文藝復興時期,經歷矯飾,浪漫,自然到新古典主義以致象徵派的世界名畫,利用動畫製作,讓原本固著在帆布之上的經典,得以藉由動作和手勢表達出更深沈的感染力。

, , , ,

Posted by zilchid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cloud 

Lorna Simpson: Cloud, 2005. Salon 94, New York & Galerie Nathalie Obadia, Paris/Brussels

看到 Yuting 在 "雙人徐 - 看一件就好6" 介紹美國藝術家 洛納‧辛普森(Lorna Simpson, 1960-)這件作品 "雲",深深讚嘆於他能選擇氈毯媒材,來表現攝影作品中雲朵的細膩質地,我相信那種質感差異僅憑一張網路上的照片,是很難深刻感受到的,這讓人更加渴望能親眼一睹。可看了這一件之後我一點兒也沒有好,同時浮現心中的問題是:這張照片究竟是如何拍攝的? 因為從光線,牆角與地板的背景,再加上標題。攝影作品的主角顯然是漂浮在室內的一片雲朵,但這要如何辦到呢?看似無關緊要的問題最近懸浮在腦海裡載浮載沈,有時露出一角,有時又淹沒在繁忙的每日行程裡。就在腦中浪潮漸漸將其吞噬之時,今天偶然看到 本德努特‧斯米爾德(Berndnaut Smilde, 1978-)這位來自荷蘭阿姆斯特丹藝術家的一系列作品 "Nimbus",原本心中的疑問像是抓住了一條線索,誘使自己進一步去瞭解,這兩位藝術家之間是否有存在著連結。

 

Posted by zilchid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2013-12-22 21.01.27

我發現自己在設計東西時,總是走一種缺乏 "完整" 事先規劃,且戰且走的奇特類型。一開始通常只有三成左右的靈感,一定要親手下去製作之後,剩下的七成靈感和想法才會西哩呼嚕地湧現出來,而此時湧出來的想法和點子,往往都是最實用也是最精彩的寶藏。我很珍惜自己的腦袋一直以來如此形式的反餽!所以老實說,每次完成的結果會是什麼模樣,自己一開始也完全摸不清楚, 最多,就是一個模糊的概念而已。哈哈~這樣不是也很有趣嗎?但面臨失敗的時候,就笑不出來了喔...

敬請期待~

 

,

Posted by zilchid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2009年的 "柏林患者 The Berlin Patient: Timothy Brown" 接受了 CCR5 receptor 突變捐贈者造血幹細胞骨髓移植的方法,將其愛滋病徹底治癒,讓他不需要服用抗HIV藥物,在血液中就完全測不到任何HIV病毒,回復到正常的生活。這號稱是全世界第一位被治癒的愛滋病患者,也為愛滋病治療帶來了一線曙光,更有藥廠直接開發修飾CCR5的基因藥物,例如 SB-728-T,目前已經進入臨床試驗中。

但現在另外兩位 "波士頓患者 Boston patients" 因為同時患有愛滋病與白血病,為了治療,分別在2008年和2010年進行骨髓移植。在接受骨髓移植治療的八個月之內,同時在2013年春天開始停止服用抗HIV病毒藥物後,醫生發現血液中偵測不到任何HIV病毒,院方很快地在今年七月對外宣稱兩位病人的愛滋病已經被治癒。但是在最近的報告中顯示,病人在停藥十二週和三十二週後,也就是今年八月和十一月,HIV病毒都在體內大量復發了。

, , ,

Posted by zilchid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